1. 首頁
  2. 教育

人大附中初中部負責人盧海軍:我們有“場效應”,進來了就會變得更好

學校&人物名片

中國人民大學附屬中學創建于1950年,在國內外基礎教育領域有著廣泛積極的影響。不僅中高考成績斐然,(曾經連續6年奪得北京市高考狀元),學科競賽成績耀眼,素質教育也在國內堪稱名牌。科技發明創新、足球、象棋、健美操、舞蹈、交響樂……從市里到全國到世界級舞臺,都能看到人大附中學子的風采。

人大附中初中部負責人盧海軍:我們有“場效應”,進來了就會變得更好

盧海軍是人大附中初中部的教育教學負責人,身兼初三物理老師,曾榮獲2019年度全國中學物理教學創新展示和評課比賽一等獎,他的課例同時入選2019年“全國30節初中物理創新示范課”。

人大附中初中部負責人盧海軍:我們有“場效應”,進來了就會變得更好

推翻重來,4天搞定,誰能像人大附中?

作為名校,人大附中的一舉一動素來帶有很強的示范作用,惹人效仿也是常事。不過在選擇線上教學平臺這件事上,人大附中還真不是那么容易學的,因為事情的經過帶有強烈的“人大附中之所以是人大附中”的色彩。

人大附中初中部負責人盧海軍:我們有“場效應”,進來了就會變得更好

1月27日開會研究如何在居家抗疫期間開展網上教學,之后盧海軍就帶領老師們開始了廣泛的調研和試用。十幾天里,經過多方比較,仔細篩選,他們選定了一個平臺,然后便是認真培訓、反復演練。

一切看上去都在穩步進行,只等2月17日北京市網上開學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一名剛結束產假回來上班的老師提了個議,“有一個平臺好像不錯,要不咱們試試?”包括盧海軍在內,多數老師根本沒聽說過ClassIn。

一試,大家發現它能夠把教、學、評三項功能很好地整合到一起,而且互動性特別強,帶給大家以往試過的所有平臺沒有的感覺。

當天,人大附中與翼鷗教育取得聯系,達成合作意向。

2月17日網上開學,要知道這一天已經是2月13日了!

試問誰有人大附中的果斷和勇氣?

接下去的幾天,沒有一天可以浪費。14日,全校會議上對老師進行培訓;15日,家長學生演練;16日預熱;17日開學。

作為外人恐怕要問:一個老師“隨便”一句話,定下來的平臺就棄用了,把領導的意志置于哪里?花了的時間都白費了,把大家的勞動置于哪里?選一個從來沒接觸過的平臺,風險誰來擔?明明任務重壓力大,為什么不把求穩妥作為首要目標?

盧海軍用一句特別簡單、卻有千斤重的話解答了所有質疑,“這是我們的傳統。“

“我們的老師,只要是對學生好,多麻煩都自己擔著。有這樣一群老師,學校必須重視他們的想法,給他們創造一個民主氛圍。“

可以蓋高樓,可以修花園,只要不差錢,名校的一磚一石、一草一木都可以拿來,然而形似容易神似難。傳統來自于幾代人共同、不懈的求索,深深扎根在附中人的血液里。

一個龍騰虎躍的地方,一個效應強烈的“場”

人大附中誕生于新中國成立的第二年,細數它的發展歷史,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它躍升為中國基礎教育一面旗幟的這些年,能夠印證盧海軍口中“傳統”的事例有很多。

人大附中初中部負責人盧海軍:我們有“場效應”,進來了就會變得更好

上世紀50年代,附中每月要向中國人民大學教務處填報學生到課統計表。項目多,數據多,統計填寫幾十個班的報表費時費力。相關負責老師想購進一臺電子計算器,價格在當時是個天文數字,時任校長胡朝芝了解情況后馬上批準購買。

1999年11月,時任校長劉彭芝為學生爭取到參與中科院人類基因組研究的機會,為保證科研過程不中斷,她做出讓學生停課3個月,全身心做科研,事后再補課的大膽決定。后來這12名學生的科研論文在全國拿獎,還登上了世界頂級科學雜志《Nature》,高三畢業分別被北大、清華、上海交大、劍橋、耶魯、帝國理工等名校錄取。

兩位老校長的決策中都蘊含著一種精神:只要是對學校發展有利,對學生成長有利,不用怕,大膽做!

劉校長還有一句話,盧海軍一直忘不了。“在人大附中,是龍就得讓他飛起來,是虎就不能讓他趴著。”

這句話該怎么理解?

王鋒,來自于陜北的農民工,到人大附中工作后自學成才。愛動手,愛鉆研,在上世紀90年代就搭建起直播系統,在校園里實現了同步直播。2016年,他和學校另一位校工一起,被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授予“全國優秀農民工”稱號。現在王鋒是學校電教中心主任,中國攝影家協會會員。

1999年,人大附中在北京的中學里率先建立起校園網,一名叫侯曉迪的學生因為屢次帶頭攻擊校園網、破譯老師郵箱的密碼被劉校長約談。他哪想得到,談話之后,學校買了12臺電腦,讓孩子們成立了網絡實驗室自主管理。侯曉迪大學選了計算機專業,后來創辦了科技公司,他的科研成果在美國已經得到實際運用。

學校由一個一個人加在一起構成,要想看到龍騰虎躍的盛況,前提是每個人的細胞得到激活,才智得到發揮。

從學校層面鼓勵大家敢想、敢干;從老師層面明確一件事:要讓學生收益最大化。學生利益和個人利益發生矛盾時,他們都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前者——再回到文章開篇那一幕,我們就不奇怪了。“哪個最好我用哪個,別人用著好,我也要用,絕不能讓我的學生吃一點虧。”就是這樣樸素的想法,使得人大附中的老師沒有辛不辛苦、麻不麻煩一說,短短4天就“變了心”,選擇了更符合教學規律、更以老師學生為本的線上教育平臺。

人大附中初中部負責人盧海軍:我們有“場效應”,進來了就會變得更好

那段日子里,盧海軍高興地看到,試用過的每一個平臺都建了群,群里集中了老師和平臺技術人員,每個群的活躍度都很高。雖然群里常常反映著問題和困難,但也是大家激烈討論、思想碰撞的地方。有的老師更顯示出非同一般的活力,不但加入了自己所用平臺的群,還“做客”到其他平臺群,廣開學習渠道。

明年就退休的老教師,培訓結束有點懵,向年輕老師請教,深夜時分還在反復練習,就怕第二天因操作不熟練耽誤學生時間,就想給學生留下自己已經很嫻熟的印象。

有的老師身在外地,沒帶電腦、手寫板,臨時置辦了一整套;有的老師家里網絡不暢,一直播就卡,于是將很多內容提前寫好,做成文字形式呈現,無形中多了很多工作量也沒有怨言。

信息技術中心的任老師負責排課,初高三有選考,初三9科,高三20科,不同科目、不同老師、不同學生混在一起,不能排錯,常常是一干就干到后半夜。

“我們的老師特別可愛。”每天上午第二節課后是眼保健操時間,學校要求上第二節課的老師負責播放眼保健操音樂。盧海軍在一次使用監課功能時看到,20個班級的課堂絕大多數都在放眼保健操音樂,一個沒放的班級,剛畢業兩年的年輕老師特意找到他解釋:“我不是沒放音樂,我是早放的,您沒看到。”

為了保護學生視力,人大附中的網課只安排上午半天,愛護學生的心意可見一斑。老師們因此被減了課時,也擔心任務完不成,但是都能服從學校安排,自己克服困難。說來也怪,困難擺在那兒,左看右看都很難,一旦要準備全力攻克它,它似乎就變小了,不是事兒了。

外界看人大附中簡直神了,在盧海軍看,與其說“神”,不如說是“場效應”。一群高學歷、高素質、高標準的老師聚在一起,同為拼命三郎,都在團結上進,需要努力的事太多了。無論是剛畢業的老師,還是外校調入的老師,進了這個“場”,就會被同化,都知道怎么對學生好,都知道怎么做事情。

和平臺打交道,這樣的老師是用戶,也是不可多得的資源。“老師有很多想法,可以幫平臺更趨完善。在使用了一段時間之后,群里初級問題少了,建設性的意見明顯多了。”盧海軍認為,這正說明了人大附中老師的特點,也反映了他們的價值。

一所學校的“小生命”和“大生命”

就在5月初,一組小女孩在農貿市場攤位的案板下上網課的照片,感動了眾多網友。女孩叫柯恩雅,湖北五峰漁洋關鎮一年級學生。4月3日復工后,父母在市場賣鹵菜,她在店里案板下邊上網課,已經堅持了一個多月。鹵菜店是鐵皮板房,恩雅用的是舊款筆記本,空間太狹窄了,她總會碰到頭。媽媽有空就過來幫她檢查作業,為了孩子上好網課,她換了更大的上網流量包,買了一大一小兩盞臺燈,找來了大屏幕筆記本電腦,給孩子騰出了案板下的空間。

網友們稱贊恩雅“眼里有光”,“認真學習的樣子真美!”

外媒也在關注中國學生的網課,雖然角度稍顯“特別”。他們注意到,有些地方的學生要徒步數小時去山頂上網課,因為那里手機信號好;有的老師帶著學生爬上屋頂,有的牧民家庭收拾起蒙古包搬家,同樣都是為了降低手機信號不好給網課帶來的影響。有的家長還沒有足夠存款給孩子買手機,另外一些家長把孩子留給老人看管,只身前往大城市打工,而老人對上網課一竅不通,無能為力。

這是我們國家的現實,當大城市的人在居家抗疫期間依賴網上便利購物、點餐、辦事,同一片神州大地上,還有很多人與日常生活的聯系被阻隔,尤其是在教育方面。

對于志存高遠的教育工作者來說,一所學校的生命有大小之分。小生命在校園里,大生命在整個更廣闊的天地中。

為了讓更多邊遠地區、欠發達地區的孩子享受到優質教育資源,2005年,人大附中發起成立“國家基礎教育資源共建共享聯盟”,把各地名校的優質課程上網,免費供更多學生、教師學習。聯盟成立后輻射到全國32個省市區,目前已經發展聯盟校4775所,惠及全國90多萬師生。

2013年,人大附中又開展了“雙師教學”,將校內優質課程同步直播給邊遠地區、欠發達地區的學校,實現“人大附中老師主講,遠程學校老師輔導”的新型教學模式,目前已在全國20多個省市區的200多所學校進行推廣。

人大附中初中部負責人盧海軍:我們有“場效應”,進來了就會變得更好

大概還是得用“傳統”一詞來解釋人大附中高度自覺的社會責任感——2003年“非典”期間,基于遠程網路技術的課堂免費向全市、全國開放;今年2月17日起,全面開放“中小學聯盟網”和“雙師教學網”,開通免注冊通道,公布使用方法,豐富的教育教學資源不限人次、不限量供全國師生免費下載使用。

教育做舟,知識做槳,至暗時刻渡人渡己。別說書生文弱,他有他的擔當。

肆虐的疫情仿佛籠罩在人們頭頂的烏云,有些學校維持正常教學尚且困難,人大附中卻表現出“堅持做正確的事“的強大決心。

人大附中初中部負責人盧海軍:我們有“場效應”,進來了就會變得更好

海淀區每學期都會在不同學校開展兩三次研究課,人大附中的老師也不止一次前往觀摩,聽課評課。“3月初,我和教研部門商量,教研活動不能停,老師備課、交流不能少,只要是有利于學生的事,有疫情也要做下去。于是我們推出了兩節線上研究課。”不等不靠,不等區里安排主動請纓,可以說這很人大附中。

盧海軍收獲了驚喜,這兩節初三物理課,聽課老師多達一百六七十人,比海淀區物理老師的總人數還多,是以往線下研究課參加人數的3倍。原來,突破了交通不便的限制,朝陽區、延慶區的老師都被吸引來了。咨詢的,討教的,交流的,反響特別熱烈,大家都有點激動。

就是這樣,疫情期間的人大附中沒有猶豫不決,沒有放慢腳步。無論校園里的小生命,廣闊天地的大生命,呵護了,盡力了,無憾了。

既然回不去了,不如變被動為主動吧

說起這段上網課的經歷給師生留下的印記,盧海軍以一句“回不去了”,點出線上教學和線下教學的區別之大,以及它帶給師生的變化之大。

以前不敢放手,現在只能放手,這一放不得了,老師發現學生問的問題更發散了,跟實際生活聯系更緊了。

物理題常以地漏考察連通器原理,學生說,老師,我查了我們家的地漏,是***樣子的。

一些需要動手的實驗,學生在家做,明顯比以前做得更細致、更到位。

這說明什么?盧海軍的話讓人聽了先是忍俊不禁,然后直呼有理。“再不愛學習的的孩子,在家沒事干,也得學習。”一旦有時間有空間,與生俱來的求知欲得以舒展,生活中處處皆學問,哪個孩子不想多探索、多嘗試呢?

初二物理,在實驗室里研究彈簧的形變與拉力的關系,學生們用的是彈簧秤、砝碼;在家上課,老師讓學生用的是雞蛋和皮筋,帶大家觀察皮筋掛一個雞蛋是什么樣,掛兩個雞蛋有什么變化。看見孩子們紛紛拿出雞蛋的那一刻,盧海軍也笑了。教學形式已經拓寬了,他甚至會暢想,如果哪位學生長大后做了老師,這幾個月的網上學習一定會給他帶去積極深遠的影響,他會如何教他的學生呢?

說眼前,疫情打亂了師生們重返校園的計劃,人大附中變被動接受為積極應對;看未來,線上教學已經揚帆啟航,初見起色,再大牌的學校都不能對此視而不見、置若罔聞。

人大附中初中部負責人盧海軍:我們有“場效應”,進來了就會變得更好

盧海軍保持一貫的謙虛。“作為公立校,以前我們對‘互聯網+教育’研究得少,這次我們深有體會,未來我們對它的學習和運用,絕不會是被動的、一時的。它至少可以作為面授課的有機補充,或許還能有更大的作為。”

人人向往好學校。沒有疫情時,我們拿著尺子衡量好學校,上面的刻度寫著升學率、區排名、競賽拿獎、早申結果……疫情降臨,’好學校’的表現依舊可圈可點,我們發現上述刻度重要,但不是唯一。好學校到底好在哪里?是什么力量幫助它們在風浪中立于不敗?ClassIn試圖通過訪談,帶你看懂好學校。

人大附中這樣詮釋“好學校“:“只要是對學生好,老師再麻煩都不怕”的悠久傳統,以及面對一群高學歷、高素質、高標準的老師,學校給出了足夠尊重的民主氛圍。

發表評論

登錄后才能評論
国语自拍精品视频-国语自产精品视频-国产精品香蕉视频在线